《課室風雲》2月19日 小班房 大世界

班哇鬼學生 來自五湖四海 課室之內 師生困獸鬥

故事大綱

《課室風雲》赤裸地呈現自由主義下的教育體制弊端,不但徹底顛覆《暴雨驕陽》 等電影的溫情路線,還以更寫實尖銳的角度,挑戰觀眾對師生戰爭的想像空間。在法國上映首周即突破50萬入場人次,登上票房冠軍,不止全國老師集體前往戲院 觀摩,連法國總統薩爾科齊都主動透過幕僚表達強烈的觀影意願。不但在票房上表現出色,《課》片也獲得國際媒體一致好評,除了擇下61屆康城影展的金棕櫚 獎,更將代表法國強勢問鼎第81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的殊榮。

又是一個新的學年,在一個龍蛇混集的地區,法文老師馬連滿懷抱負地設計新學期的課程,希望帶給學生豐富有趣的一年。課室中有來自非洲、中國的移民第二代、叛逆的PUNK男,桀敖不馴、老愛頂嘴的刻薄女學生……這樣的一個課室,簡直是一個現代法國的縮影。

不同的文化、種族、家庭,一個比一個叛逆難搞,師生間言語和心理的衝突不斷,這群初中生的言行舉止,令人瞠目結舌,每一次都足以掀起一陣腥風血雨。還有難纏的家長、立場迥異的同事,更有硬邦邦的教育制度,讓薪水微薄的老師們經常心灰意冷。

縱然如此,馬連仍堅持自己的教學態度,要在課室中帶動勤奮學習而又互相尊重的氣氛。他對學生的坦白及尊重往往在一些緊張關頭為學生帶來意想不到的結果。但他堅持的課堂倫理,卻隨著學生對他教學的方法提出挑戰而逐漸瓦解…..

電影簡介——半自傳小說改編

《課室風雲》是法國中生代導演羅倫康堤個人第四部電影。今 年五月,榮獲第61屆康城影展最佳影片金棕櫚大獎,評審團主席辛潘表示:「《課室風雲》在評審過程中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他更用了三個”Magic!” (神奇!)來形容《課》片精彩的演繹、劇本與電影帶來對教育以及社會的反思,這也是法國睽違金棕櫚獎21年後再一次擇下這個榮譽。

《我》 片改編自作家弗朗索瓦貝高鐸的半自傳著作Entre les murs(意譯:圍牆之間),他曾在高中任教,原著書名暗示著這個故事從未離開教室。電影透過師生間犀利尖銳、針鋒相對的精彩對話,揭露教育制度中的弔詭 與陷阱,更觸及歷史、階級、種族、性別、文化種種議題。過去許多校園電影,都喜歡強調老師們具啟發性與魅力的教學風格,例如《我的左派老師》Half Nelson (2006)、《暴雨驕陽》Dead Poets Society (1989),甚至是日本電視劇《GTO》,但《課室風雲》同時昇華且解構這種電影結構,讓我們正視青少年的反叛性、老師的無能為力,以及教育制度中的集 體迷思。

天才演員工作坊

導演羅倫及原著作者也是電影編劇弗朗索瓦先為電影寫了一個故事梗概,再 決定在拍攝過程中不斷加以更正及改寫。他們找來了巴黎市郊一間初中學校,戲中的學生都是來自這一間學校,甚至戲中的老師也是來自這所學校,包括飾演輔導老 師的茱莉及副校長Mr. Simonet;學生的家長們,除了蘇里曼的母親是刻意塑造出來,所有家長都是學生現實中的父母。整套電影盡量用最「真實」的人及環境來製造一個與別不同 的「校園電影」。

開拍之前,羅倫及弗朗索瓦開辦了一個工作坊,由2006年11月開始,整整一個學年,開始時大約有50位學生參加。最後 有25名學生被選中演出這套電影,他們是整年都出席了工作坊的學生。弗朗索瓦笑說:「常聽說許多電影找了3000小孩去試鏡才找到一個天才演員,我們只是 從50名學生中找了25位來演出,卻已發現數個有潛質的明日之星。」

其實工作坊進行時,已看到戲中的「課室」成形。「我們逐漸認識這班學生,在他們之間尋找戲中故事的骨幹再加以編寫,完成我們想拍攝的故事,亦因為這班學生讓故事變得更有血有肉。」

導演羅倫更决定請原著作者也是電影編劇弗朗索瓦擔任男主角飾演滿懷抱負的老師馬連。事實證明他實在是不二之選。

沒有劇本的課室風雲

戲中所有小演員從來都沒有看過劇本,因為沒有為他們準備過。導演羅倫發現,即使為這班學生準備了對白,他們也會隨意創作自己的對白、表達方式。導演覺得只要與劇本的發展吻合,也就由得這班小演員自己臨場「爆肚」,出來的效果竟是意想不到的好。

弗 朗索瓦會設定一個主題,再由學生自由發揮。「我們會跟兩三位學生解釋這一場戲想帶出甚麼反應,但他們也不肯定何時會發生,其他學生並不知道要做甚麼,只憑 臨場發展作出相應的反應。」這些即興演出增加了電影的真實感,也是導演羅倫想拍攝的感覺。「有時候,我也會中途打斷他們,再跟學生解釋想要的東西。當他們 再次投入拍攝時,你會發覺他們完全沒有受到我的中斷影響,就像是從頭再次發生一樣的自然,他們完全可以立即入戲,並加入我的要求完美地演繹出來,實在不可 思議。」

為了更能捕捉每一個突發鏡頭,羅倫安排了三部攝影機在不同的位置捕捉每一刻:第一部機只會對著老師,第二部機主要拍攝所有學生, 第三部機就是找尋一些特別的舉動,例如失去平衡的座椅、女學生在剪她鄰座同學的頭髮、發白日夢的學生等等。導演認為這些課室的景況是獨特的,不可能再次創 造出來。除了攝影機的安排,羅倫更將課室做了點改動。「課室本來是正方形,我們將之改動為一個長方形的課室,三部攝影機永遠對著同一個方向,老師在左邊, 學生在右邊。我們想做的感覺就像在一個網球場上,老師與學生在同一個位置,他們是對等的。我會監察著三個電視螢光幕,當我覺得某處將會發生某些事時,便會 指示攝影師往那一處拍攝。拍攝《課》片跟我以往所有的電影都不一樣,是一個全新的經驗。」

把新科技帶給學界 -「人工智能」產業的未來

得悉本屆「國際人工智能物流挑戰賽」完滿結束,並且相當成功。希望藉此採訪協辦方,COCOROBO 行政總裁兼創辦人 辛海洋博士 對於參與的過程、心得及總結。

咩係「遙距營商計劃」D-Biz 話哂你知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創新及科技局早前就宣佈,在政府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下,將會推出為期 6 個月,為數 5 億元的「遙距營商計劃」(Distance Business Programme, 簡稱 D-Biz),資助企業利用創新與科技,幫助各行各業創出生路、撐過疫情。到底「遙距營商計劃」是甚麼來?幾時申請?甚麼公司才有資格?又如何申請?在這篇文章中,小編會整合所有你需知的資料,只要看完這篇文章,就可以一目了然。 什麼是「遙距營商計劃」(D-Biz)? 政府推出「遙距營商計劃」(D-Biz),目的是幫助各大小企業在疫情期間,能夠利用資訊科技開拓新的發展方向,從而能夠繼續營運和提供服務。 D-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