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峰36小時》9月9日 天劫逃生

frozen_1s_16072010

故事簡介

三個好朋友本想趁滑雪場關門前,爭取時間登山玩多一轉,怎料竟是惡夢的開始;雪場職員不察覺仍有人在登山吊椅上,照常關掉總制下班去。一切突然停頓只得漆黑一片,三人被孤立在冰天雪地,離地百尺的嚴寒高空。

雪場下一個週末才會再開門,與其在惡劣的環境等候五天,他們決定要自救逃生,豈料反陷入更凶險的境況;威脅他們的不單是零下低溫,是更多突如其來的危險和絕望。他們開始懷疑人類的求生意志,是否敵得過上天的死亡襲擊…

導演引言

被困荒野,離地一百英尺,嚴寒底下,幾件大衣一定敵不過一夜大雪。冇人知道你身陷險境,白等五日後先有人救走…

在美國波士頓土生土長的我,一直都負擔不起到高級渡假村滑雪。所以我喜歡到麻省(Massachusetts)附近,那些只會在週末營業,登山纜車很破舊的小型滑雪場。雖然未能到美國東、西兩岸有名的高山滑雪勝地玩樂,但本錢有限的玩家只能選擇這些場地,對我們來說已屬很好的享受。以上的經歷,就是起初拍攝這電影的靈感起源。

每個曾滑雪的人都應該感受過,當登山纜車或登山椅忽然停下來時,感覺總是有點不安。遇到這種情況,大家都避免談論是否真的停電壞了或是表現很害怕的樣子。雖然有這不成文的老規矩,其實大家心底裡都會暗暗質問:「要是逃生,我怎樣才可回到地面?」

《冰峰36小時》是一部異於傳統恐怖片風格的作品。我不會單靠血腥暴力來嚇倒觀眾,反而著重營造整個氣氛,令你會一直記得,這是一個十分真實、絕對有可能發生的故事。即使你未滑過雪,戲中出現的畏高及低溫冷凍情節都能輕易讓觀眾感受那股恐懼感。

相比起我第一部作品《HATCHET》令人開懷大笑群情尖叫,及第二部作品《SPIRAL》般擁有精心設計的角色,《冰峰36小時》是個非常真實的故事,關於三個人怎樣在絕境中掙扎求生的故事。若果不幸地有人在登山滑雪時遇到同樣的情況,我希望他們即刻會想起這部令他們毛骨悚然電影。

Frozen-9684

半空拍戲嚇走畏高攝影師,演員導演冰天雪地親身上陣

《冰峰36小時》與現時電影製作的趨勢背道而馳,整部戲沒有用藍幕或綠佈景,也沒有搭建甚麼舞台,只有冰天雪地及登山吊椅,演員被困在猶他州一個高山、離地50呎的吊椅上進行拍攝工作。要捕捉演員於吊椅上的交流,攝影團隊都一樣要在半空工作。電影公司聘用的攝影師因為畏高,最終因太過害怕而需要放棄拍攝這幾場戲,要導演阿當格連及攝影指導威巴洛親自開機拍攝。半空中拍攝固然有難度,戲中有一場被野狼襲擊的戲亦驚險重重。演員奇雲薛加被狼群圍堵的那場戲並沒有用替身,其中有一隻狼愈走愈近,拍攝更一度停止,要訓練員立即拉走牠。戲裡有幾場戲,野狼走到奇雲面前,你會看到他不停望向旁邊,其實當時他的確向工作人員求救。

獨立影展首映觀眾睇到嘔

《冰峰36小時》前陣子於美國著名的辛丹士電影節作首映,觀眾反應十分「熱烈」,放映期間有人感到頭暈不適、嘔吐、離場、哭、手震腳震甚麼都有。片主希望藉以宣傳,吸引那班恐怖片狂迷去挑戰他們。電影節的觀眾買票時可能不知道《冰峰36小時》是怎麼樣的一部片,因此他們的反應很大。連電影節大會都就此作出應對,要求導演於每場戲開場前作宣佈提醒觀眾作好準備。

Frozen-9162

導演Q&A

為什麼你想開拍《冰峰36小時》?

我永遠無法預計到創作靈感何時會出現,所以當我一想到《冰峰36小時》的故事結構及人物時,就知道這一定是我將會開拍的電影。在登山椅上凌空被困,這種情況相信人人都可以想像到。若果希望觀眾能夠感受到真實的驚慌,《冰峰36小時》帶出的那種原始恐懼正合適不過。在一個不受控制的環境,三位演員被困在寒冷的半空中,加上要營造出持久的驚恐及擔憂,可見這是一部極具野心及挑戰性的作品。單單要面對極寒的天氣及離地五十呎的拍攝,這些外在因素已經令我感到十分興奮。作為一個導演,這類故事一直是我夢寐以求的作品。因為想著這故事導致失眠;因為拍這部戲而每天被人家以為你是個瘋子,這樣令我感到害怕,卻令我覺得自己有特別過人的一面。

是甚麼令這部片變得獨特?

《冰峰36小時》特別在於每個鏡頭都是從真實的角度出發。我遇過幾位監製及幾間製作公司,他們都很堅持,認為這部戲起碼有一部份需要在安全及舒適、設備完善的拍攝場或綠佈景下拍攝。為了尊重觀眾,讓他們看到百分百真實的畫面,我沒有到那些場景拍片。”A Bigger Boat”全體上下都明白我的理念並尊重我,進行這次拍攝計劃,和他們合作真是不二之選。演員以及劇組人員均在寒夜中趕工,我們如戲中一樣身處五十呎高空,所有東西全都是真實的。整部戲的確逼真,氣氛一直緊張,演員在戲中根本冇得救。

Frozen-8627

是從那得到創作這電影的靈感?

如平常一樣在洛杉磯收看晨早新聞及一式一樣的天氣報告。當他們報告天氣預測時,通常都會揀選一個地區的畫面作為背景。當天早上電視台選了一個滑雪場作背景畫面,早上七時的滑雪場並沒有人工作,只有空空如也的登山椅吊在半空中。這個畫面令我靈光一閃,回想起小時候滑雪,每當登山吊椅忽然停下來我都會被嚇壞。波士頓是我成長的地區,我經常到附近的雪山滑雪。那裡並不是電視廣告所見到的高級滑雪渡假村,只是次一級的場地,只有寥寥可數的幾張椅子,因為平日沒有生意所以只會在週末營業的那種。這些場景令我覺得那些登山吊椅看來靠不住,當它們忽然停止運作時,椅上的滑雪發燒友定必被嚇呆。當天早上我飛車回我的製作公司ArieScope Pictures,急不及待向團隊介紹《冰峰36小時》這部驚慄電影的構思。因為這次的主題十分清楚直接,很容易就成功推介及解釋給團隊們認識成盤計劃。「三個上山滑雪的年青人,被困在將會關閉整整一個星期的滑雪場、離地幾十呎的登山椅上。」聽到這個簡單介紹後,大家對此已經不容致疑,立即首肯,參與這個計劃。大家甚至想自己一手一腳製作整部電影。「只是三個人在吊椅上,你覺得會有多困難?兄弟,一起拍好它吧。」

劇本創作上有難度嗎?

《冰峰36小時》這個劇本是在拍攝另一部電影《GRACE》的時候興之所致而開始創作的。有時我都希望能夠在辦公室有計劃地完成我的作品,可惜事與願違,我多數在朋友的婚禮、機場的浴室或其他電影的片場才有寫作靈感。我認為最難的是創作戲中的對白。故事的節奏及驚嚇場面相對地容易掌握,因為主題本身已具備以上元素。但要觀眾真正感受到或觸動他們,就要讓大家彷彿認識戲中的角色,並且相信他們。這類電影處理上有一定難度,當你把情節處理得過於喜劇化來吸引觀眾,本來緊張的氣氛往往會被分散。同時,如果觀眾對戲中的角色沒有興趣,最終就只有反效果,以《冰峰36小時》為例,入場觀眾就只會等待並看著主角怎樣死去。我的監製們清楚明白這部戲的方向,在影片正式拍攝前他們鼓勵並促使我把劇本寫得較個人化,使人更易產生共鳴。最終我們認為,《冰峰36小時》是一部煽情的電影,很容易就能觸動觀眾的內心,這是任何一部異常恐怖或緊張的電影都無法達到的。三個角色非常真實,他們所講的每一個故事及每一句對白均發自內心,這些亦是吸引大家的地方。正確來說是發自我的內心,《冰峰36小時》是一齣很開放很個人的電影,為了大家我盡情把我的所有都拍了出來。

Frozen-5300

為何揀選了這幾位演員去拍攝這作品?

今時今日荷里活年青的一輩對於能否成名愈來愈看重,真正著重演戲的人只有少數。他們只留意角色能否捧紅自己、電影宣傳能夠令自己於網上推特(Twitter)增家多少“粉絲”、電影拍出來的效果會否醜化自己等等。對於這些人,在選角試戲時我一眼就看得出來,這部戲的試戲會都有遇到這類演員。知道這次的拍攝以真實感覺為主後,大家都感到害怕並拒絕接拍,因此可以選擇的演員只有很少,我更準備拍門找人試演我的角色。令我感到驚喜的是愛瑪比怡(飾演柏嘉),她是第一個親自請纓要看劇本的演員,而且她成為我之後選女演員的指標,順利成章她成為《冰峰36小時》的演員。她的為人很真、很感性,最重要是她很會演戲。我在年多前認識奇雲薛加(飾演丹),從此就一直留意他的幕前演出。當和他討論到《冰峰36小時》時,一坐低他就帶出很多對於這部戲的想法,更不斷問問題,作為一個導演,這個演員就是我一直追求的一種,我肯定他並不是單靠一副俊朗臉孔而過活的演員。我不想我的演員只會被動地服從導演的指示光讀對白。像奇雲這樣的演員一直為電影貢獻,真正投入參與拍攝過程,沒有人能夠想像得到他是如此專業,真是值得加許。桑艾舒莫(飾演連)不單止乎合角色,他和奇雲在真實中更加是相識二十年的好朋友。他倆所產生的化學作用十分自然,這種感覺是用錢也買不到的。桑的角色很激進,成為觀眾的焦點。感覺就像看一場拳賽一樣,由兩位好戲之人出擊,出盡力為我這部戲出拳,打得我非常痛。你不知道該聚焦到那人身上,三位演員由頭帶到尾,把這部戲演得好好。

拍攝這部電影最有挑戰性的是那部份?

最難的是拍攝登山吊椅上山正常運行的一段。起初我只想到把攝影機裝在椅上,從後拍攝幾位演員就可以。後來因為過重的原因,吊椅根本不能承受這麼長時間的拍攝。基於安全,我必須放棄這個方法。加上這樣從單一角度在演員面前拍攝的話,觀眾會以為只有演員講對白,而不是坐著那東歪西倒、危危乎的登山吊椅上山。所以我的攝影指導和工作人員合力建造了一個像採摘車厘子器的攝影裝置,並設置在演員的吊椅的鋼纜前。這種拍攝技術可謂前無古人,而且滑雪場方面亦不能保證這裝置是否百分百安全,所以拍攝隊要飛快地完成這幾場戲。後來我們發覺,大家都被綁在那個自創的拍攝裝置上孤獨地攝影。只有我們兩個人在半空中,離地五十英呎,寒風刺骨,身在海拔一萬呎高山的深夜,連換鏡頭都得靠演員幫忙,我同自己講:「我是畏高的!所以我寫了這個戲?天呀我究竟在幹什麼?」整個劇組幸好沒有受傷,我十分感激,因為在工作期間,很多時候他們都身在險境,非常危險。

Frozen-3588

你最想觀眾在看這齣戲時能夠體驗到甚麼?

我希望入場觀眾能夠感受到最原始的感覺,即是最原始的恐懼、緊張、害怕及希望。我希望看這部戲的觀眾情緒可以大起大落,投入故事發展。觀眾可以欣賞及讚揚我們所營造出如此困難的局面。不要忘記,一部具實感的電影就應像《冰峰36小時》的敘事方式般把故事說出來。我們並不是賣弄特技效果或者什麼電腦合成之類的技術,我們專注的、引以為傲的是我們的劇本、導演技巧及演員的演技。我很想散場後觀眾會感到筋疲力盡,而且在他們滑雪時都不敢提起《冰峰36小時》這部電影,令這部戲成為大家的禁忌。希望這部作品能夠在觀眾心目中留下一道疤痕,從今起成為每人腦海中不能刪去的一部份。

你是否一開始就想做一個編劇 /電影工作者?

一切從電影《E.T.外星人》的一句對白開始。戲中E.T.對小孩艾利略說:「我一直都會倍著你。」之後上太空船離開了。一生中我從未哭得如此厲害過,當時我只得八歲,這部戲完全掌控著我的情緒。我知道只不過是一齣電影,我知道E.T.外星人只是虛構的,只是一個穿了用橡膠製造的戲服、行上一艘假的飛船,但我就是哭得非常厲害,彷彿一生人都沒有哭過般。那年夏天,我離開了戲院,卻一直被電影的製作過程吸引著,我知道這就是我想做的事。當你在一個平凡的環境中成長,父親是個健身教練,母親在鄉郊學校教書,而你就幻想在荷里活拍戲,周遭沒有人會支持你的。朋友們都提醒並警告我,拍電影不是講玩,而是需要有人際關係及資金去支持你實行。不論我走到那裡,甚至在電影學校,大家只會向我撥冷水。正如《星球大戰》Han Solo的名句:「never tell me the odds.」永遠不要向我撥冷水。每一次有機會參與拍攝工作,就算只有少少成功感,我都會經常提醒自己,電影行業成為職業是多幸運。電影是盤很難打理的生意,多數情況都會被看低,而且片與片之間得到的支持很不公平,有些被人遺忘,有些甚至連機會也沒有。沒有人留在電影界純粹為了賺錢過活,我們繼續留下是因為我們無處可去,因為我們是屬於這個地方的。

Frozen-0282

那幾位是你喜歡的電影編劇 /電影人?

我喜歡的包括有希治閣、約翰蘭迪斯 (John Landis)、基斯哥倫布斯、約翰曉士(John Hughes)、吉拿域戴拖路(Guillermo del Toro) 及約翰卡賓達 (John Carpenter)。但最喜歡的始終是史提芬史匹堡。於我這一輩的業界人士來說,史提芬史匹堡對我們的影響很深,是我們入行的主要原因。作為一個藝術工作者他帶給我靈感,作為一個人他令我看清自己的目標。

目前有甚麼計劃在進行中?

現在我為前作《HATCHET》製作續集中。對曾經在2005年為這部戲受盡各方批評的人來說,這次的拍攝工作等同勝利一樣。《HATCHET》是個成功例子,當年我們不被看好,被人無情地拒絕,最後我們贏盡全球影迷的掌聲,更成為發行商歷來最賣座的作品。或者因為我們的事業發展得太快,部份劇組成員擔心毅然開拍續集效果未必理想,對我來說開拍續集是一個慶祝派對,是我的心意。能夠再一次和大家合作,回到五年前的場景,聽到工作人員大喊:「《HATCHET》續集開拍」,劇組人員在片場忙碌地四周大叫,這是一種不能形容的奇妙感覺。這些奇妙的美好的時刻正是電影這行業中重要的元素。我手上還有一個愛情喜劇《GOD ONLY KNOWS》的劇本,我的製作公司目前正和《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導演基斯哥倫布斯的公司1492 Films一起參與準備工作,希望可以盡快開拍。

電影資料

片名: 《冰峰36小時》

發行: 娛藝電影發行

主演: 奇雲薛加Kevin Zegers《花邊教主》

桑艾舒莫Shawn Ashmore《變種特攻》

愛瑪比怡Emma Bell《狙魔人》

導演/編劇: 阿當格連Adam Green

監製: 彼得博洛Peter Block《恐懼鬥室》系列

音樂: 安迪加菲Andy Garfield

攝影指導: 威巴洛Will Barratt

官網: http://www.frozen-film.com/

片種: 驚慄

語言: 英語 (中文字幕)

片長: 待定

級別: IIB

上映日期: 2010年9月9日

上映院線: 待定

把新科技帶給學界 -「人工智能」產業的未來

得悉本屆「國際人工智能物流挑戰賽」完滿結束,並且相當成功。希望藉此採訪協辦方,COCOROBO 行政總裁兼創辦人 辛海洋博士 對於參與的過程、心得及總結。

咩係「遙距營商計劃」D-Biz 話哂你知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創新及科技局早前就宣佈,在政府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下,將會推出為期 6 個月,為數 5 億元的「遙距營商計劃」(Distance Business Programme, 簡稱 D-Biz),資助企業利用創新與科技,幫助各行各業創出生路、撐過疫情。到底「遙距營商計劃」是甚麼來?幾時申請?甚麼公司才有資格?又如何申請?在這篇文章中,小編會整合所有你需知的資料,只要看完這篇文章,就可以一目了然。 什麼是「遙距營商計劃」(D-Biz)? 政府推出「遙距營商計劃」(D-Biz),目的是幫助各大小企業在疫情期間,能夠利用資訊科技開拓新的發展方向,從而能夠繼續營運和提供服務。 D-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