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綱

少女第一次出走世界,就要為生命而戰!

《愛.誘.罪》金球提名導演祖韋特揉合黑色童話元素,取景遍及歐洲和摩洛哥,炮製冒險懸疑新作。16歲的漢娜(莎愛絲露娜)飾聰明孝順兼有好奇心,有著獨一無二的力量和驚人的耐力,自小由前中情局探員父親(艾力班拿 飾)獨力撫養,擁有高度的軍事智慧。在芬蘭北部的郊野,漢娜每天接受父親的嚴格訓練,由打獵、自衛到防守技術通通學曉。她對世界的認知全部來自父親的童話故事和百科全書。跟一般女孩不一樣,她命中注定要為走上刺客這條路。一天,父親知道是時候讓女兒展開征戰,於是派她執行任務。離開父親的漢娜,踏上亡命旅程,混入敵陣,卻於跟父親柏林團聚前,被情報組織頭目瑪莉莎(姬蒂白蘭芝飾)派員捉拿禁錮。瑪莉莎身繫漢娜家族的秘密,誓要將漢娜困在摩洛哥的沙漠之下,誰料漢娜卻反客為主,逃出沙漠,穿越歐洲。走入未知世界的漢娜,必須從新認識這世界,卻在途中發現自己身世之謎,並開始對人性產生不同的疑問…

極為罕見的少女英雄

以少女作為動作英雄的電影在英美影壇少之有少,去年的《勁揪俠》開了先河,今年的《殺神少女:漢娜》再次證明動作英雄並非一定是男性天下。早在莎愛絲露娜還未成年的時候,她已經憑著《愛.誘.罪》的精湛演出提名奧斯卡最佳女配角,而繼後於《屍中罪》飾演無辜被害少女的角色,更令人感動非常。在《殺神少女:漢娜》一片,她就會化身美少女戰士,激戰連場。

當被問到投入角色的方法時,莎愛絲露娜回答︰「我不是以方法演技來演戲那種演員。我希望接演的角色都具挑戰性。《殺神少女:漢娜》有大量的動作場面和立體的角色,跟我以往的演出很不一樣。漢娜是一名少女,自少在森林長大,所有的教育和對世界的認知都只來自父親一人。她從未見過任何人,當她終於要孤身上路執行任務時,她被途中所見所聞迷住。我最喜歡漢娜的地方是她不會對事情作批判,保持開放的心態,充滿好奇心,同時她是一個怪人。我很喜歡這個角色,因為我都是一個怪人。這不止是一部少女動作片而已,她還會在途中第一次發現這個世界。」

莎愛絲露娜分享了導演的看法︰「祖韋特告訴我童話故事中的角色一走出這個世界,就會感到害怕,同時亦會被花花世界迷倒。跟很多少女一樣,我從漢娜身上找到共鳴。」有份演出一角的金像女星姬蒂白蘭芝深信觀眾會被這名少女英雄打動。姬蒂白蘭芝說︰「莎愛絲露娜是一位出色演員,十分壓場,很懂得融會自身經歷於角色之中,是難得的可造之材。」

演員、導演繼《愛.誘.罪》後再度合作

拍攝期間剛滿16歲的莎愛絲露娜,比導演還要早被電影公司落實。四年前,莎愛絲露娜已經在電影《愛.誘.罪》跟祖韋特合作,大獲好評。莎愛絲露娜說︰「我一直覺得再跟祖韋特合作的話,一定要是很不一樣的題材。我們已經建立默契,互相認識對方的情緒和處事方法,彼此有信任。我們都很同情漢娜這角色。她只是想保護所愛的人。」

編劇薜夫洛克 (Seth Lochhead) 早在2006年已經撰寫了《殺神少女:漢娜》的原創劇本,之後一直發展故事。金像提名監製尼斯荷勒雲 (Leslie Holleran) 曾經把無數改編劇本搬上銀幕,但今次卻破天荒監製這部原創作品,過程就有如漢娜一樣,新鮮自由又恐懼。尼斯荷勒雲 (Leslie Holleran)說︰「薜夫洛克寫了一個有傳奇色彩的角色,她是異地的陌生人,我對於她在途中的所建立的人際關係很感興趣。」

監製尼斯荷勒雲續說︰「我希望找一位轉型的導演,祖韋特就是最佳人選。他以童話的角度探索這故事,而且構思了很多動作場面、角色發展和注入他對現今社會的看法和評論。這是一個女性自強的故事。而我相信以他和莎愛絲露娜一早建立的默契,會令他更有信心掌握這部野心之作。」當敲定了導演後,編劇薜夫洛克就再修訂劇本︰「祖韋特明白我的想法,我也理解他的視野。我們對角色的理解一致,很開心可以重寫劇本。」

男主角艾力班拿大讚祖韋特︰「他是一個很有人文關懷的導演,具有視野,我相信我跟觀眾一樣都會邊看邊感到驚喜。」

少女戰神的啟蒙人

漢娜成長的時候,唯一在她身邊出現的就只有她的父親艾力,這個角色由澳洲演員艾力班拿演出。艾力班拿說︰「劇本的意念我前所未見,我很喜歡這部電影以少女為主角,莎愛絲露娜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機會,真的很難得。而祖韋特對故事的演繹亦打動了我,我立即答應參演。漢娜長大後就有新的責任,做父親的就得放手讓她闖。我自己都是父親,我覺得這部電影就是每個家長的惡夢,看著兒女第一次離家遠去。」

艾力班拿被角色的複雜性深深吸引,他說︰「艾力有傳統父親的特質,既是一名保護者,也是一名啟蒙老師。他自小已經訓練漢娜要準確好戰鬥的心理和生理挑戰,所以他非常嚴厲。不過,縱使漢娜受過嚴格訓練,外面的現實世界還是比想像中更危險。」

金像女星姬蒂白蘭芝 奸角上陣

漢娜最大的敵人就由金像女星姬蒂白蘭芝飾演。她的角色瑪莉莎是是中情局探員,曾經跟艾力共事。姬蒂白蘭芝說︰「她的工作讓她活在謊言和秘密之中,她把自己一切都獻給工作。在資料搜集期間,我發現了在基地工作和前線工作的中情局探員之間的矛盾衝突。」

瑪莉莎這角色自1990年代任職臥底,跟艾力一起執行的任務以失敗告終,被迫中止。她對中情局和自己都充滿厭恨,當她浸發現漢娜和艾力時,誓要捉到他們。捉拿漢娜起初只是為了專業需要,但後來成為她著迷的一件事,她想佔有漢娜,就好像童話故事的巫婆一樣。

跟莎愛絲露娜一樣,姬蒂白蘭芝跟導演祖韋特亦很有淵源,她說︰「我們曾籌拍一齣電影,後來計劃被擱置後,他送來了這個劇本,看得我膽顫心驚,我的伴侶也留意到,他表示我從未試過有這樣的反應呢。所以,我決定跟祖韋特合作,他認為瑪莉莎一角必須來自德州,所以我要嘗試掌握其口音,但同時要做得不太刻意。」

曾經憑《娛樂大亨》勇奪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姬蒂白蘭芝多年來都以劇情片走天下,無論是《傳奇女皇伊莉莎白》還是《七人一個卜戴倫》,都沒有太多動作場面,但在《HANA》,她也免不了艱苦訓練,做出比《奪寶奇兵4》更難的動作場面。姬蒂白蘭芝說︰「我告訴導演我不想看來姐手姐腳,我要學懂持搶。」艾力班拿大讚同鄉演員姬蒂白蘭芝︰「她把奸角演繹得很好,有她在片中追殺我是我的榮幸。」姬蒂白蘭芝回敬說︰「艾力班拿討人歡喜,演技出色,在片場有如陽光般照耀大家。即使在丹麥寒冷天氣下,他都會經常面帶微笑。」

莎愛絲露娜補充︰「姬蒂白蘭芝是我仰慕的演員。她的專業態度值得尊敬,跟她同台演出,她會施展渾身解數,又不會過份展露。」

童話元素 注入非一般題材

電影公司找來跟祖韋特合作無間,三度提名金像獎的製作設計師Sarah Greenwood 擔任設計工作,為導演注入心目中的童話元素。她說︰「很多童話故事其實都是一則給小朋友的寓言,自漢娜踏足世界開始,她就更快的認識現實的真面目。」服裝指導Lucie Bates補充︰「有時候黑暗的童話元素其實反映在角色的潛意識上。祖韋特希望瑪莉莎的角色就像巫婆一樣,所以她的主色多是紅和綠。」

為了令電影的童話感更強,製作設計用心設計漢娜所住的小屋,讓它看來飽歷風霜。姬蒂白蘭芝表示︰「他為電影注入童話元素。作為一個導演,他提供了一個安全環境,讓我們作不同嘗試,再從中找到最適合的做法。他非常細心,每個製作工序都留意得到。」

連場動作 拳拳到肉顯實感

跟祖韋特過往作品不同的地方是戲中的大量動作場面,由於祖韋特希望動作場面以自然為主,所以武術指導Jeff Imada在動作中加入了強烈的野外感。他解釋︰「漢娜在野外長大,非常留意周遭動物的一舉一動,學懂如動物般野外求生,適應自然環境。所以當她一展開殺戮,就有如動物在野外廝殺一樣。」導演祖韋特不希望出現誇張的動作設計,要求招式以日常生活的自衛術為基礎,即使莎愛絲露娜酷愛使用武器,武術指導Jeff Imada也只得訓練她徒手搏擊的招式。

艾力班拿補充︰「祖韋特清楚表明討厭以頻繁的鏡頭剪接處理動作場面。我也一樣,所以動作場面大多以長鏡頭拍攝,所以事前大家都做了很多綵排。雖然艾力班拿演過不少動作戲,但曾為《叛諜追擊3︰最後通牒》任武術指導的Jeff Imada都要教艾力班拿很多符合角色的新招式。艾力班拿說︰「這部電影有很多徒手搏鬥的動作場面,跟我以往的作品很不一樣,而且很多動作場面背後亦有很多內心戲需要發揮,是很大的挑戰。」

嚴厲特訓 刻苦鍛鍊 最愛詠春

由於漢娜這角色自小就受到嚴格訓練,所以武術指導Jeff Imada在開拍前已經要跟莎愛絲露娜作漫長特訓,那時候莎愛絲露娜還在宣傳《屍中罪》,武術指導Jeff Imada回憶說︰「我要求她進行多項測試,以了解她的體能,從而分析她所需的特訓時間。她的角色技術高明,自小由父親特訓,而父親正是中情局訓練出來的猛將,所以她的動作演繹必須極具說服力。」

莎愛絲露娜接受了每日五至六小時的六星期艱苦訓練,每天不停舉重跑步,卻毫無怨言。武術指導Jeff Imada說︰「我有時要叫喝停她,她才肯停下來。她決心做到最好,我很佩服她。」莎愛絲露娜表示拍攝前導演已經警告她訓練將會非常艱苦,但她想︰「我不會有事的。我跑慣步、游慣水,一向都是運動型。」不過她承認第一天真的感到痛苦非常。不過,她卻享受當中的過程,習武過後人也變得成熟和穩定一些。莎愛絲露娜最後更決定親身上陣一些高難度動作,對此她感到非常自豪。

據武指透露,莎愛絲露娜最喜歡的就是「詠春」。由於她經常都要跟體型較龐大的人對打,所以詠春這種四襾撥千斤的打法,配合莎愛絲露娜個人的風格,就極為配合電影的要求。

嚴厲訓練令到飾演父女的莎愛絲露娜和艾力班拿熟絡起來。艾力班拿說︰「莎愛絲露娜和我一同受訓,她經常練習,協調能力很高,比一些我合作過的男演員更佳。跟演員對打往往比跟武師對打難,但莎愛絲露娜是很投入。我們的動作場面獨一無二,因為我們不是在對打,不是要定勝負,而是透過相互過招,讓作為父親的我教導漢娜如何對付敵人。我跟她的手原來差不多長,我拍攝時非常小心,因為拳腳無眼,我不想傷到她,也不想她傷到我。我必須講,很多合作過的男演員都不及莎愛絲露娜堅強呢。」

莎愛絲露娜承認︰「我知道我讓艾力班拿傷過幾次,但導演叫我不要怕只管做呢。」

遠赴芬蘭 演員捱冷拍攝

電影中漢娜和父親相依為命的地方,是位於芬蘭北部拉普蘭南方的一個小鎮庫沙摩,距離北極圈分界線只有25里,部分拍攝地點更加只有雪車才可以抵達,為電影提供了一種自然的感覺。,不過,美景背後代價不菲,莎愛絲露娜說︰「拍攝時氣溫低至零下33度。我都是較喜歡愛爾蘭的氣候,尤其是不下雨的時候。不過,芬蘭為電影增添童話色彩。我們在結了冰的湖拍攝,四圍的松樹更鋪滿了雪。不過,在低溫中拍攝動作場面運用肌肉時難度就更高。」

所以,每拍完一個鏡頭或者完成一組動作,莎愛絲露娜和艾力班拿就會以厚被和長袍包著自己,拍攝前更要上課了解低溫症,以免生病。艾力班拿堂堂男人也不禁叫苦︰「我和莎愛絲露娜以棍對打時,被棍擊中膝蓋。相信我,在零下的氣溫,真的痛到入心入肺。」

除了芬蘭之外,電影亦遠赴德國柏林取景,其中一場戲更於漢堡著名的紅燈區內的Safari Club取景。那是德國現時留下來的唯一一間現場的性愛俱樂部,俱樂部保留60年代的古典裝修,現時更受到法例保護,製作組不可以改動內裡的設計,而且必須於每晚10時前完成拍攝,讓它們可以營業做生意。

德國戲份完成後,製作組就移師摩洛哥拍攝,跟芬蘭完全相反,氣溫高達華氏122度,各單位都要用頸巾包頭以免中暑。製作組更動用200頭駱駝拍攝,其中一頭駱駝更向鏡頭直撞,損毀了攝影機,令他們失去其中一個精彩鏡頭。莎愛絲露娜說︰「摩洛哥非常炎熱和耀目,跟在芬蘭的場面形成強烈對比。」

The Chemical Brothers 出手炮製 電子原創音樂

《Hanna》這部電影台前幕後猛將如雲, 原創音樂方面,更請來最具影響力的電子跳舞音樂組合The Chemical Brothers創作。由Tom Rowlands及Ed Simons組成的The Chemical Brothers,先後陪伴樂迷經歷Rave Party、Big Beat、Indie Dance 、4/4舞曲的年代,產量甚高,深受樂迷愛戴,無論是Hip Hop、House、Electro、搖滾及重型Breakbeat等,都能夠駕馭,多才多藝。他們每次一出場,都會帶同電子器材和合成器表演,牽起全球電子音樂風潮,創作音樂流行於世界各地的舞蹈場所。

1993年,The Chemical Brothers 推出首支單曲 “Song to the Siren”,大受歡迎,之後一共推出過七張專輯,包括去年的《Further》,其中五張專輯更於家鄉英國登上唱片銷量榜冠軍位置,全球銷量數以百萬計,更曾奪得格林美音樂大獎。

The Chemical Brothers 的現場演出一向為人稱頌,他們不受束縛的自由表演風格將實力表露無遺。2000年,他們於音樂界盛事Glastonbury Festival演出,創下該音樂節史上最多觀眾的紀錄。他們亦是十年來第一隊於倫敦Olympia表演的組合。

去年,The Chemical Brothers推出《Further》專輯,首支單曲是長達12分鐘的<Escape Velocity>,專輯一共收錄 8 首電子歌曲。The Chemical Brothers更請來跟他們合作無間的當代視覺設計師Adam Smith及Marcus Lyall為大碟所有的作品拍攝MV,並為演唱會設計視聽效果,令這張電音專輯極盡視聽之娛。

導演祖韋特 Q & A

是什麼令你想拍《HANA》?

劇本有很多獨特的元素和特別的氣氛,讓我有空間發揮。我最感興趣的是女主角漢娜這個角色,我們很少有機會看到少女做英雄的角色。自小我就很喜歡看那些神聖英雄的故事,好像《ET外星人》一樣,外星人在另一個世界長大,沒有經過文明,以絕真的心看這個世界,同時卻具備成人意識。我很有興趣知通像這樣的一個人又會如何體驗這個世界。

那你想角色以自己的步伐認識世界?

其實是從他們的眼睛看世界。我的工作很主觀,就是從女主角的視點看這個世界。我的前作《愛.誘.罪》有三種不同的視點,但都是源自Briony這個角色的罪疚感而生。我喜歡展現極端的現實,我另一部作品《心靈獨奏》(The Soloist)都是這樣的作品。

今次拍攝動作戲算是轉型嗎?

動作戲的確吸引著我。我經常覺得動作是純粹的一種電影體驗,其他媒介無法展現。對白可以於舞台和電台聽得見、景觀可以以相機拍下或者顏色筆繪畫,但除了體育新聞外,你很少看到這樣的動作捕捉。我想試一試以不同的方式拍動作,我想回到法國新浪潮時代,好像羅伯特布列松的《扒手》(Pickpocket)。他們的動作場面精彩絕倫,不只是拳打腳踢而已,而是利用符合角色的身體語言和動作講故事。

還有一個私人理由令我接拍這部電影,就是這部電影以女性作為電影的英雄。在閱讀這份劇本期間,我的一位女性好友被強姦,我非常憤怒,不斷回想女性在社會的地位,而在今時今日的文化氣候當中,當一名年輕女性的意義是什麼。我四處一看,不禁質疑女性主義究竟去了哪裡?那不應該是一個不再時興的潮流,而應該是要永久改變世界的行動。我被坊間一些少年雜誌嚇怕,很多年輕偶像年紀輕輕就賣弄性感。我很有衝動拍一部電影回應這種文化,回應我朋友的遭遇。我想塑造一位在性別政策以外長大的堅強女性角色,她從未遇見過其他的女人,沒有人教育過她女性是怎麼做的,她甚至不知道口紅為何物。漢娜出走後,遇上一個家庭,那個家庭的女兒蘇菲,正正跟漢娜相反,她熟知少女文化,一舉一動都要跟潮流,至於她媽媽麗素,跟很多現今女性一樣,生活久了開始放棄成長時追求過的女性自主獨立。我很擔心她和她們的女兒。這是很沉重的題目,但這是我拍攝時的想法。

戲中漢娜對女性的認識來自跟蘇菲的相處。

我任由兩位演員莎愛絲露娜和謝茜嘉巴頓發揮。二人的接吻場面,是由莎愛絲露娜建議的。她覺得漢娜這個角色會這樣做。我們都認為漢娜的出身,令她沒有美醜的概念,她對事情的認知就是來自事情本身,不會有預設的看法,不會審判任何人。一般人長大時已被社會教育我們要對不同的人、膚色、地方作預設看法,甚至對自己、對理想、對恐懼都會審判一番。

在宣傳《愛.誘.罪》時,你提過莎愛絲露娜懂得感受和表達角色的情感。這次你又如何為她做準備?

當初如果不是因為莎愛絲露娜當《HANNA》的主角,我也未必會有信心接拍這部電影。當我知道她屬意我做導演時,我就安心了,因為我知道只要把鏡頭對準她,她已經可以將角色好好發揮。我們談過很多角色的情感。拍《愛.誘.罪》時,我們從她的角色Briony如何走路開始,而在《HANNA》,我就設計了一個腳踏實地的角色給她,她不會有社交恐懼,因為她從來未有見過其他人和認識社會。漢娜不會跑跑跳跳,有需要才會移動,眼睛不會四處看,而會集中看著目標。她沒有太多的表情變化,但是當她戰鬥時,她就會像動物一樣猙獰。聲音方面,我要求是用低8度聲線發聲,讓她聽起來更加實在。

姬蒂白蘭芝的角色跟以往很不一樣…

瑪莉莎這個角色靈感來自我的小學老師。她的名字叫Prisilla。她性感美麗,卻愛化濃妝穿絲襪回校,而且步行時聲音響亮,為人嚴厲。由於《Hanna》是一個有童話色彩的故事,我希望把角色設計得原型一點。對我來說,瑪莉莎是Priscilla、美國總統喬治布殊和惡毒巫婆的混合體。在我父母的布偶劇場,女巫通常都有著紅頭髮,身穿綠色的衣服,所以我要求服裝指導為姬蒂白蘭芝作這樣的打扮。姬蒂白蘭芝亦不介意超濃妝上陣。

她在片中經常刷牙和用牙線…

這是我在美國見到的現象。美國人很著迷於整潔的牙齒。作為一個英國人,我覺得美國人的牙齒看來全部一樣。我覺得像瑪莉莎這樣的人,會注重牙齒到一個傷害自己的地步。我跟姬蒂白蘭芝討論過後,她在其中一場突然吸吮起自己的牙齒來。我邊看邊讚嘆她對角色的塑造。瑪莉莎正在享受嗜血的一剎那,這讓她非常興奮。

為什麼你會想到用童話形式設計拍攝這部電影?

因為從多方面看來都非常適合。結局出現的遊樂場算是最直接的童話隱喻。其實整個故事跟《小魚仙》和《糖果屋》等童話有很多相近的地方。它們的共通點,是大家都有一個住在森林木屋的家庭,然後孩子長大要離家,走進屋外的世界,遇上邪惡的壞人,克服重重的難關。對我來說,童話從來都不是快樂而甜蜜的。它們是道德的寓言,講的其實是克服黑暗和邪惡的另一面。

角色方面,艾力是童話的典型父親,他是一名樵夫,兩父女於森林相依為命。艾力有大樹的精神,而艾力班拿演得入型入格。

另外,導演大衛連治是我的英雄。我在年少時看《擦紙膠頭》和《藍色夜合花》,被電影完全迷住,他那種扭曲童話的方式對我有很大影響。在《Hanna》,我終於有機會自己嘗試一下這樣的故事。我的舊作沒有給我有這樣超現實的空間,但在《Hanna》我可以這樣做。

你希望觀眾會得到什麼?

純娛樂作品的刺激!我也希望能嚇倒觀眾吧。

電影資料

電影名稱:殺神少女:漢娜 (HANNA)

上映日期: 2011年4月7日

導演:祖韋特(Joe Wright)

香港發行:Sony Pictures Releasing International

圖片集


作者: 阿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