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王子》10月22日 哄動獻映

香港唯美大導演楊凡傾力製作,自編自導的作品《淚王子》,尚未在中、港、台三地正式公映,已率先獲威尼斯影展選為競賽電影,可見這部電影藝術成就之高,已達國際級水平。

楊凡電影向來自成一格,正如《淚王子》的監製陳果說,他是香港正牌獨立導演,二十年來都自編自導,不受制於任何大公司,只拍自己想拍的電影。自《新同居時代》之後,近年楊凡的作品更個人化,更精雕細琢;越來越擺脫傳統的電影框架,著力於追尋藝術的更高境界。於是,他拍下了《美少年之戀》、《遊園驚夢》等深獲國際影評讚譽的得獎電影,成為少數矚目國際影壇的香港導演之一。今次《淚王子》入圍威尼斯影展,堪稱為港、台兩地影壇再度爭光。

真人真事改編  製作五年  耗資逾二千萬

《淚王子》由真人真事改編而成。劇中主角的小女兒,至今仍活躍於港、台兩地的影壇。由於故事及人物皆有跡可尋,加上楊凡一絲不苟、力求完美的作風;電影由資料搜集到完成,足足歷時五年,總共耗資超逾二千萬港元製作。楊凡說劇本早於2005年寫好,然而曲高和寡的作品,往往在尋找拍攝資金時遇上重重困難;要到2006年,電影才開始在台灣正式籌拍。至於選角及選景方面,為了貼近當年人事,亦得大費周章。由於當時台灣由民進黨執政,而電影卻是描寫國民黨初到台灣期間的一段白色恐怖時期;導演不想電影淪為政治工具;因此,為籌拍過程劃上了句號。直至2008年大選後,國民黨上台,電影於是再度啟動籌備工作。雖然由籌備到製作經歷無數困難,但在各方友好協助下,這部具備國際水準的巨片終於順利拍峻。

台前幕後  新鮮組合  配搭完美

在選角方面,為了配合那個時代的獨特氣質,亦得幾經試鏡挑選。最後敲定由紅遍港、台的型男張孝全與范植偉出任男主角,撮合他們繼《孽子》之後再度合作。女角方面,則有台灣人氣美女關穎、2008年中華小姐冠軍朱璇。此外更有曾江、焦姣、高捷等演技派戮力參演。至於幕後,楊凡一如既往,同時兼任編劇、導演、美術三職;同時請來《海角七號》金馬獎攝影得主秦鼎昌擔任攝影,以及屢獲香港及國際影壇殊榮的導演陳果出任監製。

高雄覓地  重資興建  五十年代眷村再現銀幕

為求逼真,楊凡不惜花去製作費的十分之一,大約港幣二百萬元,在高雄覓地重建50年代台灣空軍的眷村。所謂的眷村,就是軍人及他們家眷居住的村落。電影中的主要場景清泉一村,是幾位主角生活的地方,亦是劇情主線發展的地方;無論一磚一瓦,都是經由嚴格考據後,重新搭建。單是興建過程,就花了整整兩個多月。為了還原眷村的結構與生活氣息,除了房子及村落的外貌,屋內陳設、傢具、甚至連水泵都要還原當年的風味。細節如:哪家門口要養雞鴨;哪家門前要曬臘味;哪一個街口要放置木街燈;都要美術人員仔細安排。

服裝道具一絲不苟  重組湮沒了的年代

為了搜羅各式各樣的五十年代物品作為道具,楊凡差不多走遍台灣的古董店。此外有很多道具、陳設還要特地從香港運到台灣去。那些在將軍府中的五十年代德國傢具與油畫,都是幾經辛苦才可找到。小至軍帽上的一個徽章,大至可載數十人的軍用卡車,都絕不含混。片中的軍用卡車,在導演嚴格要求下,道具組人員要用貨車改裝而成。曾經因孫家牆上欠缺了一件小裝飾,整個拍攝工作要停頓下來;待專人從台北古董店找來適合的物件後,才可繼續拍攝,由此可見導演對電影要求之高。

在佈景、道具之外,演員的服裝打扮亦要貼近當年眷村中的居民。除了一般的便服、旗袍;還有不同軍階的軍服、小學的校服、犯人服、以至死囚服等等。由於當年的服飾已不可尋,片中人的衣飾,大部份是由服裝組人員連月趕工特別縫製。

拒絕人工化色彩  唯美意境渾然天成

有唯美派導演之稱的楊凡,鏡頭下的每一格菲林,全力捕捉演員的神韻之餘,還擅長網羅色彩絢爛的美麗景緻。不少片中的外景也是經由導演精心挑選、發掘。為了尋找一個合適的天然美景,足跡幾乎遍及整個台灣;並先後選定高雄、墾丁及台東一些未受現代煩囂都市污染的地點作為拍攝場景。例如:電影開始時,仇老師為寫生而闖入軍事禁地一場,導演特意取景於墾丁,把一望無際天連水、水連天的壯麗景色攝入鏡頭。此外,還有刑場一幕,天蒼蒼、野茫茫,遼闊天地與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死囚形成強烈對比。畫面充滿了一片橘黃、嫩綠、蔚藍,顏色亮麗得仿如一幅名畫,令人聯想到是電腦後期加工的效果。不過,事實只是菲林在沖印時曾稍作調色,並沒有任何人工化的色彩。由此可知,導演運用鏡頭的能力是如何出神入化!

林子祥演唱東歐風味主題曲

一首悅耳動聽的主題曲,不但可提升電影的格調,更可打動觀眾,加深他們對電影的感受。《淚王子》故事發生於一個翻天覆地的大時代,只有屬於那個時代的歌曲,才可配合電影激盪人心的調子。於是,導演便選擇了洋溢著濃烈東歐風味的主題曲《孤獨的手風琴》作為電影的主題曲。原曲40年代流行於蘇聯,充滿革命氣息。導演刻意不選用五十年代的音樂,反而選用東歐歌曲,是想為電影加添一點異鄉情調。現在請來香港樂壇殿堂級巨星林子祥重新演繹,更有畫龍點睛的效果。導演說,當他選定了以《孤獨的手風琴》作主題曲,就立即想到林子祥是演繹這首歌的不二人選。林子祥聽過原曲後,亦即時愛不釋手,答允演唱。他獨特的聲線,為歌曲添上一份低迴雋永,堪稱繞樑三日。整首歌貫穿全片,林青霞聽過後,亦不禁大讚:這首歌只可以用「蕩氣迴腸」四字來形容!

一個被遺忘的年代  一段以愛寫成的悲劇

1954年台灣戒嚴時期,空軍少尉孫漢生(張孝全 飾)與妻子金皖平(朱璇 飾),帶著兩名稚齡女兒小立及小周,居住於空軍眷村,生活樂也融融。一天,金重遇當年革命讀書會的好友歐陽千君(關穎 飾),卻發現她已下嫁劉將軍(曾江 飾),成為將軍夫人。不久之後,孫與金同時被憲兵拘捕;孫被控匪諜罪,而金則被指為思想左傾。父母被捕,孫家被查封,小立及小周頓失依靠,只得由鄰居高家和孫好友丁克強(范植偉 飾)分別照顧。

然而眷村中却流傳着這樣一個故事,因為丁喜歡嫂子而誣告孫。金也被補,只因為演戲要演全套。結果孫慘遭處決,金却被釋放回家。丁對金及兩名女兒時加照顧;最後,正如村民預料,金嫁給了丁。然而,丁有否陷害孫?同時金的好友歐陽及其夫劉將軍也被牽連,是否也與丁有關連?這四人間的關係就有如蜘蛛網一樣,千頭萬緒,難以追尋絲網的源頭…

誰是《淚王子》?

《淚王子》意念來自王爾德寫的童話,原名是快樂王子。快樂王子站在城裡,望見城裡的窮人很心痛,因而流下淚來,成為淚王子。

為什麼叫《淚王子》,因為這個王子看不慣社會的不公平,所以不斷地流淚,而從流淚開始,故事就不一樣了…

導演楊凡說:王子代表品格崇高的人,是看不慣世上不平事,希望為大眾爭取幸福的人;他甚至甘於犧牲自己,為的只是令世界變得更美好。每個人天生都有這種可貴的品質,然而在成長的歷程中,這種可貴的品質卻遺失了。《淚王子》是理想的化身,代表著一群想改變世界的人。

* 導 演 的 話 *

為甚麼拍《淚王子》?

童年往事對每個人都應該有個不可磨滅的印象。當一個藝術工作者,在作品中涉及到自己孩提時的生活,就應該是對真善美的一個不懈追尋。

我的童年,生活在五十年代台灣台中的大度山,雖然說是物質生活貧窮的年代,却也是充滿了希望與茅盾的一個年代,我們上一代,帶着他們的子女與希望,逃避到福建海岸西邊的一個美麗小島,然後在這裏,衍生出不一樣的大時代獨特的故事,這些故事有著世界觀的人文感情,有著恆久戲劇性的愛恨情仇,却又離世獨立地散發出它特有的風味,只有在五十年代的台灣眷村,才會發生這種看來雖是「地方」實質却是「世界」的悲歡離合。

《淚王子》的故事,雖然簡單地說,是一對姐妹在放學後,發現父母雙雙離奇失踪的故事,却是復雜地將一位漂亮的母親、英偉的父親,一个眾人嫌棄的叔叔和一位充滿理想的將軍夫人,四人之間的希臘式悲劇,以獨特的電影手法逐步解開。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也是一個不可遺忘的年代,我很珍惜在那個時代生活過的一切,在複雜的感情下離開,然後進入這大千世界的藝術領域,曾經滄海,數歷繁華,最後返璞歸真,回到長大的地方,再用另一個更包容的態度,來拍我真摯的童年往事。

如何挑選心目中的《淚王子》?

要為《淚王子》尋找適合的演員確實不易。電影的背景及人物的氣質已是一大限制。其次我的電影並非一般主流商業電影,不會有很多演員想演這類電影。第三是拍攝預算有限,並不是我想邀請哪位演員都可以。

初次試鏡已是2006年的事。但由於電影要到2009年頭才開拍,三年前參加試鏡的男女主角候選人,都已經成為了偶像劇明星,不再有空檔接拍《淚王子》。於是又得送出劇本,邀約演員展開新一輪的試鏡。

在試鏡過程中,我最著重演員的氣質。因為要找到舉手投足帶有屬於那年代溫文典雅氣質的演員並不容易。幸而經過多次的試鏡,總算找到了跟角色非常配合的演員。

張孝全 ─ 他是一位可塑性很高的演員,而且對自己很有要求,做事有很清晰的目標。因此,他在演藝事業的發展上,不太願隨波逐流。他的氣質很特別,跟一般的台灣偶像很不同;內斂的個性及富內涵的演出,很適合孫漢生這個角色。我認為他只差一個全面爆紅的機會。

范植偉 ─ 他在《孽子》中跟張孝全的演出令人眼前一亮。他的演出很多面化,優秀的演技,證明了他是年青演員中的實力派。他具有亦正亦邪的氣質,是極具潛力的演員。片中他飾演的丁克強,是個內心很複雜的角色,由他來演是最好不過。

關穎 ─ 她是近年台灣的人氣女星之一,名氣已與林志玲旗鼓相當。

我戲稱她是三高演員,學歷高、眼界高、還有她穿的高跟鞋也很高。她是一位在演藝上很有野心的演員。原本她試鏡時是想演金皖平的角色,但我認為她具有大家閨秀的雍容華貴氣質,比較適合擔演將軍夫人歐陽千君一角;她演來亦入木三分,非常稱職。

朱璇 ─ 她飾演金皖平一角。這個角色在選角時比較困難。因為在平凡之中,要有點與眾不同;溫婉中又要帶點堅強。單就外在氣質而言,已不易找到人選。後來經樂易玲小姐介紹朱璇,試鏡時發現她不但有小家碧玉的氣質,外型也很清麗脫俗,於是就決定由她來演。雖然是首次演出,但她演來相當揮洒自如,沒有半點新演員的生澀,相信她將來的發展會是無可限量的。

親身解構《淚王子》

《淚王子》是我眾多作品中,自己最喜愛、最滿意的一部。它是我所拍的電影中最複雜、最多層次、包含最多訊息的一部;也是最多自己影子的一部。電影中的人物,無論是仇老師、孫漢生;以至司機小張,都是我的化身,他們身上都帶有一點我的氣息。另一方面,戲裡很多角色的名字,都取自我認識的人。例如將軍夫人歐陽千君,就是我的老師;金皖平是我同學;將軍的女兒劉霞君是我爸爸的學生…所以戲裡每個角色都是我熟悉的朋友;相信他們都會高興自己上了大銀幕…

小時候,我有個同學叫孫小周,有天她爸爸下班沒回來,但竟然沒人敢提這件事。過了幾個月,她爸爸回來了,也沒有人談及這件事;但是,你卻可以感受到周遭的不快和事件的陰影。後來,聽大人說,有些人沒有孫爸爸那麼幸運,永遠不能再回來。

相信每個導演都有拍攝自己童年往事的衝動。《淚王子》不但包含了我的童年往事、成長經歷的回憶、甚至還有埋藏於心底的包袱。人生是多變、難以預計的;因此《淚王子》的情節發展也是多變及出乎觀眾意料的。就如電影一開始,觀眾都以為仇老師是重心人物;稍後,又會以為故事隨著孫漢生發展…最後,哪位才是故事裡舉足輕重的角色,就交由觀眾自己去判斷吧!

人生也是複雜的,難以自控的。就如電影中幾位主角的遭遇,或多或少受著時代的影響,有點身不由己的意味。生命中本可擁有的愛情、友情、甚至親情,都逃不出政治陰霾的籠罩。儘管如此,電影中的人物都沒有仇和恨,只有愛和情。他們基本上都是善良的,就算曾做過壞事,也有逼使他們必須去做壞事的理由。故事發生在一個被遺忘的時代,一個湮滅了的舞台。雖然充滿政治氣息,但電影其實是關於「愛」和「遺憾」;寫的是一段錯綜複雜多角戀。

《淚王子》的結尾,其實是金皖平的心路歷程,故事中的一切懸謎,可以在這裡找到答案。然而,因為每個人的理解不同,每位觀眾得到的答案都會不一樣。電影雖然取材自真人真事,故事是真的,時代是真的,但我沒有用寫實的手法來拍攝,因為我並非想拍一部反映事實的紀錄片。在劇本創作及拍攝過程中,我加入了獨特的美學觀念,為故事進行了不少美化加工。結尾留白,是想給予觀眾更大想像空間。就如世事一樣,事物往往可以從不同的角度詮釋,這樣可能會引起觀眾討論的意欲,從多方面了解當中所包含的訊息,令整部電影因而可以變得更立體。

對我來說,每部電影都能為我帶來新鮮感。從以往初次涉足電影拍攝工作時每年一部,到現在慢慢花數年時間雕琢一部電影,我對拍電影的想法依然沒變。電影作為一種藝術,不單是為娛樂大眾,也必須言之有物。我當然希望自己的電影有好票房,因為票房好就等於多觀眾入場,電影中的訊息才可廣泛地傳給不同的觀眾。然而,作為電影工作者,我最渴望的,是與人分享自己的意念和感受。

圖片集

[nggallery id=77]

把新科技帶給學界 -「人工智能」產業的未來

得悉本屆「國際人工智能物流挑戰賽」完滿結束,並且相當成功。希望藉此採訪協辦方,COCOROBO 行政總裁兼創辦人 辛海洋博士 對於參與的過程、心得及總結。

咩係「遙距營商計劃」D-Biz 話哂你知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創新及科技局早前就宣佈,在政府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下,將會推出為期 6 個月,為數 5 億元的「遙距營商計劃」(Distance Business Programme, 簡稱 D-Biz),資助企業利用創新與科技,幫助各行各業創出生路、撐過疫情。到底「遙距營商計劃」是甚麼來?幾時申請?甚麼公司才有資格?又如何申請?在這篇文章中,小編會整合所有你需知的資料,只要看完這篇文章,就可以一目了然。 什麼是「遙距營商計劃」(D-Biz)? 政府推出「遙距營商計劃」(D-Biz),目的是幫助各大小企業在疫情期間,能夠利用資訊科技開拓新的發展方向,從而能夠繼續營運和提供服務。 D-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