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說愛你》6月16日 盛大獻映

BUC-Poster-final

故事大綱

電影人黃真真和鄭丹瑞準備開拍一部以年青人為題材的愛情故事,於是邀請了多名「八十後」分享他們的愛情故事作參考,Joe是其中一位分享自己故事的年青人,原來Joe剛被女友阿花甩掉,不過他發現了一個神奇的網站 ─ Break Up Club可以令阿花回來他的身邊。在這個網站上,Joe只需將一對他認識的戀人的名字打上去,這對情侶就會分手,然後阿花便會回來Joe的身邊。最奇怪的是,Joe只能在某一咖啡店的某一台電腦才可以上到該網站,雖然真真對Joe的故事半信半疑,但她覺得Break Up Club這網站甚為有趣,於是交了一部DV給Joe,讓他紀錄使用這個網站後的經歷。

Joe戰戰競競的使用了Break Up Club的神奇力量,使他的好朋友Sunny和其女友分手。一切過程就如同Joe所想像的發生,Sunny與女友分手後,阿花果真主動回到Joe的身邊。阿花和Joe過了一段甜蜜溫馨的日子,可惜在阿花生日當晚,Joe竟然想偷偷地拍下跟阿花親熱的過程,阿花得悉後怒不可遏,在掌摑了Joe一巴後再次離開。

Joe內疚不已,但朋友Sunny得知黃真真要求Joe做的事後,鼓勵Joe使用Break Up Club,將未完的故事繼續下去。阿花再次因為Break Up Club神奇的力量而回到Joe身邊,今次Joe再也不想激怒阿花,於是他把所有影帶文給Sunny保管,而他則把DV交還給黃真真,表示會退出這個計劃。

02

Joe跟阿花再度走在一起,但在甜蜜過後,現實的折騰令兩口子產生極多的矛盾和分歧。Joe常抱怨阿花的工作太忙碌,阿花亦對Joe不務正業有微言,二人爭吵次數激增,其後甚至發展成相對無言。此時阿花公司出現了一位年青有為的藝術家Lies,Lies對阿花的衝勁甚為欣賞,二人對對方產生了超越同事之間的好感。但戇直的Joe還以為阿花的冷淡是因為她生氣自己不上進,於是他每天努力地工作,卻不知阿花已決定了要跟Lies前往巴塞隆納工作。

當Joe知道阿花的決定後非常氣憤,更找上門對Lies動粗,可惜無論做甚麼也挽回不了阿花的心。在阿花臨上機前,Joe趕到機場送別了她,也送別了這一段平凡,卻使人刻骨銘心的愛情。之後阿Joe再次回到café,猶豫著要不要再次借用Break Up Club的神奇力量,使阿花回到自己身邊……到底他應該將阿花留在身邊,還是讓阿花得到真正的幸福?

03

導演黃真真:真亦假時假亦真的分手密語

以自拍揉合真實與戲劇

黃真真從美國回港十年,拍了很多電影,由第一部屬紀錄片形式的《女人那話兒》,到之後轉拍劇情片,今次她想搞搞新意思:「我希望拍一套題材和拍攝手法都比較新鮮的電影,我想將真實與戲劇混合,有一種『真亦假時假亦真』的感覺,而時下年青人很喜歡玩自拍,我將這些元素加起來,《分手說愛你》的構思就是這樣來的。」

04

分手就像為一段感情結賬……

《分手說愛你》顧名思義就是以分手為主題的愛情片,其實愛情中有很多題材可以運用,為什麼黃真真會揀了「分手」這一環為電影主題呢?「分手是所有人都經歷過的,就算你沒有經歷過一段很深刻的感情,都一定有分過手,即使暗戀也可以分手嘛,我相信『分手』是不分年齡男女,每個人都會有共鳴的題材,而且分手那刻永遠是很深刻的,當你回顧一段感情時,你會記得甜蜜的片段,但你更加會記得是怎樣分手的。」

黃真真對於「分手」有一套很獨特的理解:「分手亦是一個critical moment,就好像食完一餐飯埋單那樣,未到埋單的一刻都不知道自己有幾愛對方。例如一些情侶拍了兩三年拖,平時朝見口晚見面,細水長流般的平淡,慢慢會覺得日日對著這個人好悶,但到分手時才發覺對方重要,發覺原來自己很愛這個人,平時自己不察覺,亦take it for granted,錯失了很多對他好的機會;亦有一些情侶平時很痴纏很甜蜜,但到分手時才發覺原來又不是很愛、很痛。所以,分手就像為多年的感情結賬,然後你會得到一張單據,算清了你的感覺。總言之,分手是很特別,亦很深刻的一件事。」

05

黃真真說她個人亦有過很傷很痛的失戀經歷,但就沒有在電影中作個人投射,不過曾經亦有過像機場那幕刻骨銘心的分手片段:「那時他是在屋企樓下送我走,我們都是希望大家繼續快樂生活下去,仍然是關心對方。其實分手不一定代表不再愛對方,只是大家不可以再走在一起,而這種分手其實才是最傷心的。」

在電影中,黃真真與鄭丹瑞演回自己,飾演為了度劇本搞盡腦汁的導演和監製,最後決定收集街外人的分手經歷,從而找出一個可拍成電影的故事題材,而這一段情節在現實中原來真有其事:「那時我和阿旦有了故事的基本構思,但仍未寫劇本,於是就在網上宣傳搞一個聚會,招募街外人分享他們的分手故事,結果有約二千人報名,我們經過篩選後都與其中四百多人見過面,從他們的故事中得出劇本的具體構思。」

06

房祖名+薛凱琪=戲假情真?

《分手說愛你》除了故事題材吸引外,最受人注目必然是找來了房祖名和薛凱琪這對緋聞情侶做主角,為什麼會起用這對話題組合?黃真真說除了他倆,別無選擇:「我要拍一個普通人的故事,所以演繹方法必須很真實,這對演員一定要很夾,他們無論對話、吵架、還是親熱,都要很自然,尤其是戲中是說他們自拍,因此必須很有真實感。我以前跟薛凱琪合作過,她拍戲時很自由自在,即興能力很強;我亦認識房祖名,他是個很靈活的演員,而他倆又是很熟的朋友,我真的覺得別無他選。」

房祖名和薛凱琪這對合拍的銀幕情人,無論戲裏戲外都甚有火花,黃真真笑說:「他們很搞笑,無論開機拍攝前後都不停地交談說笑,就算我叫了cut,他們都仍會繼續說話、鬥嘴、糾纏、玩……他們之間的chemistry是無處不在的。」

黃真真坦言為了夾他們的檔期,電影延遲了四、五個月開拍,而這對緋聞情侶亦非常大方,一點也不介意與緋聞情人合演一部愛情片,黃真真說:「我一開始是個別跟他們談這部戲的,他們分別都很喜歡這個故事,對於我打算找他們的緋聞情人做他們的對手,他倆都毫無異議地說好。而我亦不會因為他們的緋聞而有所顧忌,因為我要的是真實感,他倆本身是很要好的朋友,非常合拍,觀眾亦會看得舒服。」

07

喜拍年青人故事 因為做人要有火

黃真真過往的電影如《六樓後座》,都是以年青人作題材,似乎她對年青人的故事情有獨鍾,「我覺得年青人好可愛,他們有一種傻氣和蠻勁,有勇氣去嘗試,青春是可愛的,就算犯錯亦不是問題,我歡喜拍以年青人作題材的電影,因為我覺得做人要保持著一度火,會活得比較開心和精彩。我的電影不止是想給年青人看的,大人看亦會有另一番體會和得著,可以讓他們尋回朝氣,重拾年輕時的夢想。」

黃真真說她對這電影很有信心,更是她十年來拍過的作品中最喜歡的一部:「因為這電影很有創意,在創作上又沒有限制,所有人都可以自由發揮。這電影是有一種特別的氣質的。」

08

編劇/監製鄭丹瑞:你未必談過戀愛 但一定分過手

每個人都一定分過手

阿旦是《分手說愛你》的編劇兼監製,與黃真真更是多年的好拍檔,黃真真過往不少電影作品都是由他監製,例如《六樓後座》、《六樓後座2家屬謝禮》、《六壯士》等,阿旦非常欣賞黃真真這位女導演:「她是一個眼裏只有電影的女強人,她非常喜歡電影,一拍戲或講電影時就好像『上身』一般。」

今次阿旦與黃真真一起製作《分手說愛你》,他指這是一個關於年青人、港男港女的愛情故事,「我記得在創作這個故事時,我曾經說過一句觸動了很多創作人甚至是投資者的說話:『你未必談過戀愛,但你一定分過手』,說得好像很玄,但你想真點就會發覺這是事實,有很多所謂的戀愛其實是假的,未真正愛過就分了手,其實分手是一定多過談戀愛,我只是將這個現象寫出來。」

09

每個人心中渴望挽回愛情的心魔

故事中有一個拆散別人來挽救自己愛情的Break Up Club網站,他說:「起初我是構思拍一部愛情電影,但又想故事過癮一點,那時又剛看了《死亡筆記》,我就想:如果現在說的不是死亡,而是分手,只要在一個網站寫上某人的名字,他便會跟情人分手,這概念亦相當有趣,黃真真聽了亦十分喜歡,於是就有了Break Up Club的構思。很多人與情人分手、吵架,都會想借助其他力量或方法,例如求神拜佛,想挽回對方的心,Break Up Club就是這樣的一個方法,其實它不一定切實的存在,你可以把它理解為每個人的心魔。」

10

阿旦與黃真真的「愛情結晶品」

阿旦十分滿意這部電影,他覺得房祖名和薛凱琪的表現是前所未見的出色:「他們簡直是脫胎換骨,超越了我對他們的期望,他們的表現令我大開眼界,無得頂!很難得兩位演員都是很全面地投入這部戲和角色,他們是本片主角最合適的人選。」

「對於這電影,我會用兩個字來形容:『驕傲』,我拍過很多戲,我可以說除了《小男人週記》外,這套是最令我驕傲的電影。這次沒有電影公司的制肘,創作很自由,演員又很配合,我覺得這就像是我和黃真真的愛情結晶品,我很重視這作品,亦感到很驕傲。」

11

「Joe」房祖明:他是絕世痴心好港男

自由隨心演繹痴心港男

房祖名在電影中的角色Joe,是個典型的港男:「他是個比較好的港男,雖然終日百無聊賴,但有一片善心,很愛他的女朋友,對她非常好,會為了她去搵工,放棄打機。但我跟這個角色在性格上就不太相似,首先我不會像他般對女朋友那麼好(笑),暫時我還未找到一個值得我對她那麼好的女仔啊,我亦相信到我找到時,她都一定不會像戲中女主角般對我這麼差。」

雖然祖名說他與他的角色不太相似,但他亦很喜歡這個角色,因為在拍攝和演繹上都很自由:「我們拍攝時很多時都是即興的,尤其是吵架,對白都不是跟劇本的,要很自然,有時演員還要揸機自拍。這部電影無論在故事還是拍攝手法是非常創新的,所有看過的人都很喜歡這部電影,我希望黃真真可以憑這電影聲名大躁。」

12

分手還要顧及對方感受

電影中的Joe對女友死心塌地,多次千方百計挽回這段愛情,然而女友還是變心分手,到最後他唯有放手,祝福對方得到幸福……房祖名回想自己亦有過一些難忘難過的失戀經歷,「有一次,發現自己鍾意的女仔原來有男朋友,自己突然變了第三者,第三者連說分手的資格也沒有,只好自己離去,但我知道如果我突然離去,那個女仔會接受不了,所以我還要慢動作,她打來我還是會接電話,跟她談話,只是我不會主動找她,久而久之她亦可以放低不再找我。唉,分手還要顧她感受,好慘啊!」

如果真的有Break Up Club……

看來祖名跟戲中的Joe一樣,為了自己喜歡的人受傷也甘願,那麼如果在現實中也有Break Up Club網站,祖名會用它來令分了手的女朋友回到自己身邊嗎?「會呀!如果那個女仔我真的很喜歡,我甚麼也會做啦!我知道拆散別人真的不是太好,最多我寫一對不太合襯的情侶的名字吧,反正他們都不會長久,寫他們也沒所謂吧!(笑)」

13

「阿花」薛凱琪:原來傷害人比受傷害更難受

第一次做衰人

薛凱琪(Fiona)的角色阿花,又是個典型的港女,但Fiona要為這個港女作一點平反:「其實阿花出身貧窮,雖然她年紀小,但已經要照顧家人,很有責任感和承擔,十分上進,她在家人面對要裝堅強,只有在男朋友面前,才可表露出她天真的一面。」阿花有個對死心塌地的男朋友阿Joe,二人三番四次鬧分手,經過多次離離合合後,她還是選擇了跟別人一起,Fiona坦言最初看劇本時,覺得阿花這個女仔好衰:「其實Joe真的很愛她,但她卻有了第三者,但隨著故事發展,我慢慢了解到為什麼她會這樣做,當她遇到另一個同樣真心愛她,而又比較成熟上進,可以給她幸福將來和安定感覺的人時,她作出這樣的決定是可以理解的,其實她亦感到很矛盾,如果要她等Joe生性、長進,可能一等就是十年了,所以雖然她還是很愛他,亦無奈地要分手。」

「我以前拍《早熟》、《摯愛》、《新不了情》,全都是做好人的角色,甚至被欺負,受同情,今次做衰人,是個很好的嘗試。而當拍攝隨著故事發展到後段,我亦開始領會到原來傷害人都會很難過。記得醫院那幕,因為我們是不跟劇本講對白的,當祖名問我為什麼要離開他時,我一時間真的想不到對白去回答,原來你做錯了事,你是無法解釋甚麼的,那時我只懂說對不起,之後再說sorry,根本沒有甚麼可以說。」

14

黃真真像個男人

Fiona說她喜歡這電影的拍攝方式和演繹方法,對她來說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導演給予我們很大的自由和信心,我們的對白都是即興的,如果NG十次,十次的對白和走位都是不同的,我們的壓力是來自如何演得自然。我很感謝黃真真對我的信任,她好像個男人一樣strong、很堅強和aggressive,但當我們拍感人戲時,如果感動到她,她是會在我們面對哭的,但轉個身她又沒事叫roll機,令我覺得她就是個時代女性的典範,很多時被迫著要堅強,但亦有感性和柔弱的一面。」

而對於好友祖名,事隔六年再與他合作拍電影,Fiona笑言他是個長不大的大男孩,但在演戲方面就有很大的進步:「他在演戲方面很sensitive,演得很細膩,真的進步了很多。」那麼與好友拍親熱戲尷尬嗎?「哈哈,其實越熟就越尷尬,記得有一場親熱戲被導演說我們只有咀巴在親咀,身體卻沒有配合,還叫我們要不演得放一點,不然就整場戲不拍罷了,於是我和祖名就狠狠地豁出去!」

15

16

把新科技帶給學界 -「人工智能」產業的未來

得悉本屆「國際人工智能物流挑戰賽」完滿結束,並且相當成功。希望藉此採訪協辦方,COCOROBO 行政總裁兼創辦人 辛海洋博士 對於參與的過程、心得及總結。

咩係「遙距營商計劃」D-Biz 話哂你知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創新及科技局早前就宣佈,在政府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下,將會推出為期 6 個月,為數 5 億元的「遙距營商計劃」(Distance Business Programme, 簡稱 D-Biz),資助企業利用創新與科技,幫助各行各業創出生路、撐過疫情。到底「遙距營商計劃」是甚麼來?幾時申請?甚麼公司才有資格?又如何申請?在這篇文章中,小編會整合所有你需知的資料,只要看完這篇文章,就可以一目了然。 什麼是「遙距營商計劃」(D-Biz)? 政府推出「遙距營商計劃」(D-Biz),目的是幫助各大小企業在疫情期間,能夠利用資訊科技開拓新的發展方向,從而能夠繼續營運和提供服務。 D-Biz...